亚非拉美

【佣兵俱乐部·韩叶】寒夜③

沈琳_lin:

 



  • 佣兵背景SP文,不知SP/实践为何物的姑娘请谨慎食用。


  • SP韩叶,CP韩叶


  • SP设定下人物必然OOC请自戴避雷针


  • LO主凶残,LO主凶残,LO主凶残,佣兵paro下更凶残!重要的事情说N遍!


  • 老叶跪预警!!!LO主要对老叶手了!!!



 


  第一棍子砸下来的时候,叶修以为自己得折在这儿,真正意义上的折。


  泰山压顶的沉,骨头血肉似乎都要化成粉末,像在火海里燎过,入骨的痛如影随形。他想转头和老韩说句话,却发现自己连动一根手指都无比困难。全身上下好像都不属于自己,只有思维……极其讽刺地清醒无比。


  从未有过的恐惧攫住了叶修的心,黑牢里走过弹雨里闯过,他从没有过这种感觉。自己的极限比谁都清楚,用这种药……已经不仅仅是逼供了,他想怎么样,这是要废了自己吗?


  不对……谁都能对自己做这种事情,但不应该是老韩。


  不知道怎么,叶修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但紧接着棍子再砸下来,把他的思绪也砸得零落。他努力想抓住点什么来抵抗,却都只是徒劳,手指无助地勾住刑架,粗糙木架上的毛刺扎进皮肤里都感觉得一清二楚,他却根本无暇顾及。好不容易把这阵烈痛捱过去,他就听到老韩几乎一成不变的语调。


  说话……说什么……叶修只觉得整个人都不昏不活的,好像自己的情绪也控制不住了,他用尽了力气苦笑:“老韩……你是用错药了……还是……吃错药了……”


  这次叶修的话倒是听清了,不过又是熟悉的嘲讽,果然还是揍得轻。韩文清对这早就习以为常,毫不客气地又是几十棍子连抽下去。


  每次都抢了别队任务还到处得瑟,看他能不能长点记性!


  铺天盖地的痛楚席卷过来,叶修只觉得几乎窒息。他微微张了嘴想出点声音,却好像有巨力压迫着一样,连喘息都要用尽力气。棍子的落下似乎没有尽头,他顾不得疼痛,本能地死死咬着嘴唇,第一次近乎祈求地等待着结束,但似乎永远都没有结果。


  韩文清噼里啪啦地砸了几十下,终于觉得痛快点了,把棍子往叶修背上一搭,冷哼了一声。


  “自作自受。”


  这四个字撞在叶修耳朵里,倒是清清楚楚,撞得他一阵苦笑。他想说话,却被嘴里的血腥味儿呛了半天,无力地勉强把头侧了侧,心想,可不是自作自受。


  如果不是老韩,他也不能制定这种冒险的计划。


  如果不是老韩,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如果不是老韩,他也不会由着人给自己用药。


  可不是,自作自受。


  叶修把满口的血腥都咽了下去,呼出一口气,只觉得嗓子被砂纸打磨过一样,又干又涩。


  韩文清半天依然没见叶修有反应,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叶修这人,只要有一口气都改不了嘲讽的性子,当年和他一期受训,连他的抗刑老师都差点吐血十升,据说还引了无数教官围观,回来都啧啧地叹为观止,怎么也不可能是这老实挨打的模样。


  这是被自己下手觉得不忿了?他没好气地扒拉了一下叶修的脑袋,棍子继续点着他:“怂了?”


  如果换了别人,叶修可能真就抵死抗着了,可是对着老韩,他不知道怎么,却轻轻泄了那口气。


  “我说老韩……你非得逼我求你吗……”


  这句话轻飘飘地传过来,韩文清的心居然都抖了一下。


  叶修从来不是低头服软的人,能让他说出这种话……棍子从手里滑落下去,韩文清硬把叶修的头扳过来对着自己,只扫了一眼心就紧缩了起来。


  满头冷汗,脸色灰白,眼神发空,嘴唇上全是牙印,嘴角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沁出来的血迹。


  怎么弄成这样!韩文清一瞬间居然有点发懵,好像自己挨了一棍子一样,嗓子不知道怎么就哑了,半天低着声音喊他:“叶修……叶修!能听见吗!”


  “听见……你就不下死手了?”叶修只觉得被老韩拨弄一下都疼得想昏过去,震得眼睛发湿,要不是被绑着,能直接滑到地上瘫着。又感觉老韩的手搭到身后,触动伤处,他一个实实在在的冷战。


  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老韩这都能下手,那继续用刑……也是理所应当。


  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但被绑得严严实实,根本就无济于事。心里终于起了恐惧的念头,他听天由命地闭了眼。


  “想废了哥……行,你能换个人吗……”


  肯定抗不住,到时候不知道要闹得多难看,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别让老韩看着了。


  韩文清顾不得听他说这些不清不楚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带了伤,上手就把他下身装备扯了下去。眯着眼看了半天,他微微松了口气,只是普通的外伤加点淤紫,怎么会……怎么会反应这么大?


  刚才没顾得上,这时候再回头看叶修,他却结结实实惊了一跳。


  叶修死死咬着嘴唇,本来已经就已经凌乱的血迹又添上几处,额上手上青筋全都暴了起来,冷汗几乎汇成了流。再没经验他也知道这状态不对了,不敢再动,轻轻把叶修紧攥着的手指舒展开,在他背上生疏地抚了两下,结结巴巴。


  “哪……哪不舒服?”


  哪不舒服……叶修喷出一口带着血腥气的冷笑,却被他像捶背的两下安了心。


  这是不打算动手了吧……但……怎么还这么疼啊……


  “要死了……哪儿能舒服?”


 

评论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