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46

冰轮影:

昨天在首体看英皇演唱会,结束后又出去得瑟到半夜才回家,再加上这周忙得累成狗,于是——


一觉睡到下午。。。


爬起来迷迷糊糊吃了饭,才想起来我并没有存稿啊。。。。


坚持写完,让楼总跟院座继续腻歪吧~


我还是好想睡。。。


——————————————————————




       明楼显然是真的累坏了,前一秒还在嘱咐凌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叫醒他不许硬撑着,后一秒就立刻睡熟了。


       凌远倒是睡了好几天,再加上药效正起着作用,难得胃里疼得不厉害头也不太晕了,一时间还真没什么睡意。


       小心翼翼的翻过身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明楼,忽然发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安安静静的仔细观察过这人的模样。


       之前过年的时候,大姐还说起过,觉得凌远跟明楼的五官长得有些神似,倒真是像他们明家的人呢。现在细细看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凌远颇有兴致的抬起一只手,隔空描画着明楼的眉眼轮廓,再默默的在心里跟自己的五官做着比较。放在平时一定觉得无聊浪费时间的事情,这会儿凌远做起来倒是挺有兴致的。


       “嗯。。。”


       明楼忽然轻哼了一声,吓得凌远赶紧把手收回去,生怕被这人发现自己幼稚的举动。不过明楼却并没有醒,而是皱紧了眉头,连咬肌都明显在用力。


       刚才有凌远盯着,明楼只吃了两片阿司匹林,显然最近常常用药压着头疼,这样的正常剂量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了。然而即便是头疼得难受,明楼还是没有醒过来,可以想象他是有多久没好好休息过了。


       凌远有些心疼的看着明楼眼底淡淡的青色和眉宇间透着的疲倦,伸手想要给他按摩一下太阳穴来缓解头痛,可是动作还未成形,却被明楼下意识的把他的手拢在怀里,还呢喃了一句“小心着凉”,然后将凌远重新锢在怀里仍旧继续睡着。


       凌远突然有些后悔,这是连昏倒前意识到自己胃出血的时候都没有过的感觉。明楼的无心之举让凌远知道自己让他多么不放心,想必以后就算是心里再怎么难受不痛快,凌远也绝不会再用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去发泄情绪了。


       中午十二点钟,按照周明开的医嘱,凌远可以试着喝点儿米汤,开始逐步恢复饮食。


       韦天舒这边门诊结束,趁着午休准备来看看凌远的情况,顺便端了病号餐过来。当然,还有一个隐藏的目的就是猜到明长官这里一定有人送饭,如果能顺便蹭点儿不用吃食堂那就更完美了。


       “凌小远,到时间吃饭了啊,你可别再像早上做胃镜时候那样别扭啦。。。”


       三牛同志向来没有敲门的习惯,而且一如既往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何况大白天的他也真没想到病房里会发生什么他不该看到的事情。


       于是,一直没有睡实的凌远虽然第一时间发现有人进来,却还是来不及阻止他出声音,明楼也立刻被吵得醒了过来。


       “哎呦呦!我什么都没看见啊!要不我把凌远的饭放这儿,你们继续?”韦三牛欲盖弥彰的捂上眼睛,假装看不到病人和家属刚刚从甜蜜相拥的姿势分开。


       “阿诚肯定也到了,韦大夫给他打个电话吧。”


       若是放在平常,明楼说不定还会回敬两句,不应该任由旁人这般打趣自己和凌远。不过他这会儿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舒服,只想赶紧洗把脸精神一下,免得扛不住又得吃药。


       “你那嘴光用来说话就够了,一会儿的饭没你的份儿!”凌远虽然说起话来还是中气不足,不过明显状态有所好转,至少能够重新怼韦天舒了,“你去给吴主任打个电话,让他先留在诊疗室给明楼做个治疗。”


       韦天舒认命的点点头,心道自己就是上赶子来当苦力的,哎,为了吃饭我容易嘛!


       还没等韦天舒打电话,阿诚已经推门进来了。其实他到的可比韦大夫早多了,只不过人家在门口见到自家大哥“大嫂”还在睡觉,十分自觉的出去转了一圈,没敢直接进来打扰。


       明楼洗过脸出来,脸色还是挺差的,看到阿诚拿出来的保温桶,明显皱了下眉头,然后借口喂凌远喝米汤试图逃避午餐。


       “我自己喝,让三牛陪你去找吴主任。”床头摇起来之后,凌远还是觉得头晕,不过却更担心明楼的情况。


       “吃了药已经好多了,等你喝完汤休息了我再去。”明楼当然不放心这会儿离开。


       凌远却知道怎么让这人乖乖听话,也不知是真还是假,总之是忽然抬手按着上腹,连喘息声都有些急促:“现在去,你别让我着急。”


       结果呢,大哥哪里架得住“大嫂”变相的撒娇,只能嘱咐阿诚盯着凌远把米汤喝了,自己老老实实的跟着韦天舒出去了。


       胃出血过后恢复饮食有多艰难,凌远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但身体还是本能的出现排斥抗拒的反应。


       喝了几口,胃里又开始拧着劲儿的疼了起来,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把这阵难受熬过去。


       虽然阿诚现在是自己的妹夫,不过凌远还是坚信他不可能帮自己瞒着明楼,所以无论多不情愿,还是分了几次把一碗米汤喝了进去。


       额头上有些见汗,一上午攒的这点儿精神都被这碗米汤消耗光了。等明楼经过按摩稍稍缓解了头痛回来的时候,凌远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明楼把屋子里的电灯泡打发走,自己也没再逞强,趁着头疼不那么厉害了,就躺在一旁的陪护床上准备小睡一会儿。


       也就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明楼迷迷糊糊之间忽然听到敲门声,下意识的坐起身来,所以许乐风连半个身子都还没来得及探进来,就被难得露出好身手的明楼整个推出去了。


       尽量放轻动作关上门,然后把许乐风带去离病房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明楼面色不虞的看着这个不受欢迎的人。


       “我。。。我就是听说小远病了,想来看看他。”


       虽然明楼卸下了官职,但是不说明氏企业在商业圈里的地位,明楼被吵醒之后气场大开的架势也足够威慑住许乐风了。


       “你觉得他会想见你?”明楼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只跟你说一次,自此以后除非凌远提出要见你,否则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出现在他面前,再敢不请自来,我会让你后悔的。”


       明楼眼中流露出来的怒气让许乐风觉得不寒而栗,更何况他也明白凌远是真的不希望见到自己,嗫嚅了半天,仍旧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毕竟就算他真的是凌远的父亲,也实在没有尽过一天为人父的责任,他的出现从始至终都只会给凌远带来痛苦。





评论

热度(110)

  1. 亚非拉美冰轮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