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28

冰轮影:

        “阿诚,去把凌夫人的检查报告取过来。”


        身体不舒服情绪自然也不好,又被明楼数落了一句,凌远赌气般的把头侧到一边闭着眼睛不出声。


        明楼自然猜到眼前这个不听话的病人为什么坚持要下床,一个电话打出去,替凌远把问题解决了。


        “报告给我。”


        听到阿诚进门和明楼结果文件的声音,凌远把头转过来,盯着明楼看,谁知那人却像是故意跟他过不去似的,把文件夹放得远远的让他够不到。


        阿诚轻咳一声,决定赶紧溜走,谁知道看到这么幼稚的大哥会不会被灭口呢。


        “先喝水,喝完了这杯再给你。”


        凌远清醒之前护士就叮嘱过,输血之后要多补充水分,有利于恢复。算准凌远只要一难受就习惯不吃不喝的,正好趁机“要挟”一下。


        鉴于自己现在的脑力值和武力值都不在状态,凌院长心里安慰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收起想要杀死人的目光,乖巧的点头伸手准备拿杯子。


         明长官嘴上虽然凶,但是哪儿舍得让院长大人用带着针眼儿的手自己端着杯子喝水呢。


        眨巴着眼睛看着递到自己嘴边的水杯,凌院长脑子有点儿发懵,实在很难心安理得的享受这样的待遇。


        “你要是再不张嘴,我可要——”


        话音未落,明楼忽然把脸凑到凌远跟前,眼看着嘴唇都要贴过去了,院长大人依据从小到大看过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剧脑补出了明长官打算喂水的画面,再也顾不上别扭,赶紧乖乖张嘴选择直接去跟水杯“亲吻”。


         好不容易把水喝完,才如愿以偿的拿到母亲的检查报告,看到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凌远这心里终于踏实下来。


        头晕的症状慢慢得到缓解,不过还是浑身乏力,想从明长官眼皮子底下溜走估计是比较困难了。


        “你明天还要开会吧?我睡一觉就好了,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不过窗外的天早就黑透了,恐怕都入夜了吧,左右自己这里也没什么事,凌远就想劝明楼先离开。


         “凌欢说你大哥正在外地出差,最快也要明早才能赶到,你这里晚上没人陪着我不放心。你那小徒弟还没出院,难不成让韦天舒从二环再折腾到顺义来?”


        明楼这话说得头头是道的,就是完全忽视了凌院长认为自己并无大碍的判断。


         凌远正绞尽脑汁琢磨着还能找到什么借口,阿诚又推门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


        想到明楼又要看着自己吃饭,凌远更是无奈了。作为医生他当然明白,这个时候应该补充营养,可是头晕牵带着心慌恶心,根本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自己喝还是我来喂你?”


        不管凌院长多么不愿意,人家明长官根本没有给他可以不喝这个选项,最多允许他自食其力而已。


        “都这么晚了,现在吃东西胃里积食也睡不好。”凌院长还在企图找借口。


        然而明长官完全不为所动,事实上在凌远昏睡的时候他已经问过苏医生,清楚怎样做才是对病人最恰当的。


        “法西斯!”


         一边拿起勺子舀起一小勺往嘴里送,一边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院长大人颇有些敢怒不敢言。


        “把衣服换了,带你去看凌夫人。”


        当然知道凌远不亲眼去看一眼,恐怕这一夜都睡不踏实。等病人老老实实把饭吃了,脸色的确看着比之前好了一些,明楼才把一早让人送来的衣服拿出来,毕竟凌远之前出了不少汗,又是失去意识被人送进病房的,身上的西装衬衫早就皱得不成样子了。


        第二次下床比第一次感觉好了很多,只是走起路来还是脚下发软。好在已经将近十点钟,医院里人不多了,明楼扶着凌远的胳膊让他能够借力,总算是安安稳稳的走到了陈忆住的病房。


        反正凌欢也是认识明楼的,陈忆最早都要明天才能醒过来,明楼也就不用避讳什么了。


        房门打开的声音让正守在床边打瞌睡的凌欢醒了过来,看到凌远冲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才小心翼翼的从椅子上起身,


        “二哥,你好点儿了吗?刚才吓死我了,要不是何院长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凌欢几乎是扑到了凌远怀里,一晚上担惊受怕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这么大人了,还总是哭鼻子,不嫌丢人啊!”


        要不是明楼在后边撑了一把,被凌欢这么扑过来,丢人的差点儿就是凌大院长自己了。


        “我才不长大呢!”凌欢把眼泪擦了擦,看着自家二哥似笑非笑的小声说道,“况且明大哥也不是外人对吧?你都能去人家家里过夜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当然也不能见外啦。”


        对于明长官的社交能力,向来被称赞八面玲珑的凌远也不禁要佩服起来。他身边这些人,李睿就不用说了,韦天舒也好,欢欢也好,这才多久的时间,竟然都把明楼认定是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了。


        “妈怎么样了?”不想再跟小丫头说这些,凌远赶紧转移了话题。


        “今天最后这瓶液都快输完了,明天一早应该就能醒,接下来就是等着伤口慢慢恢复了。二哥,你快回去休息吧,输了那么多的血,肯定还是不舒服吧。妈这里有我呢,你不用担心。”凌欢自己也是护士,在这里陪床肯定是最合适的,“大哥说他和嫂子明天也能赶来,旭旭在姥姥家那边着,他们俩就留着陪妈一阵子。”


        凌远的确还是浑身透着疲惫,听凌欢这么说,嘱咐了她几句就转身走了。明楼走在凌远后头,冲着凌欢做了个“有事联系我”的动作,小丫头立刻心领神会连连点头。


        “我要睡觉了,你是不是——”


        院长大人这逐客令已经下得很明确了,不过明长官却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来,说道:


        “阿诚早就开车回酒店了,说好明天一早来接我,总不好再把他吵醒吧。你也知道,我家这两个弟弟惯会跟大姐告黑状的,你总不想看我被大姐骂吧。”


        要是阿诚在这里,真是要翻个大大的白眼给明长官看了。


        最后——


        当然是凌院长拗不过明长官,继续妥协了。反正走后门住的单人病房里也有陪护床,人家明大少爷放着酒店的大床不睡非要在这儿受罪,谁能管得了呢。




————————————————————————




院座在心里扎明长官的小人儿呢~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