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24

冰轮影:

       凌远给小郁打电话问起李睿的情况,得知这个不省心的病号已经睡熟了没有什么问题,就决定趁着下午有时间,凌远想回家看看。


       自从父亲的葬礼之后,凌远一直都没有回去过,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母亲。不过他每天都会跟小妹凌欢通电话了解母亲的情况,也是昨天听凌欢说母亲偶然间提起自己不再像之前那么抵触了,凌远才终于敢回家。


       想要当司机的申请被婉拒之后,明楼也不想回家了,反正连他都不记得今天到底是不是明镜的阴历生日,家里有明台和曼丽在,也算是够热闹了。


       好久没去看李老将军,正好过去探望一下,顺便探探老爷子的口风。虽然医院这边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但是人多嘴杂,还是难免老爷子那边不会收到风声。


       “妈,二哥回来了!”凌欢一边跑过来给凌远开门,一边扭着头兴奋的对着正坐在沙发上的陈忆喊道,“二哥买了好多菜呢!我看看,哎呀,都是妈妈你爱吃的,看来在二哥心里我这个妹妹的地位不保啊。”


       “妈。”


       凌远心里有些紧张,他进家门的时候让他不禁想起当年自己被发疯的袁雨红打得遍体鳞伤之后让父亲带回家的那一幕,也是这般忐忑,不知道母亲肯不肯再接受自己。


       然而不同的是,那一次有父亲现在一旁,这一次家里却在也没有疼爱自己的父亲了。


       “嗯,回来了。”


       陈忆看似不在意的应了一声,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好像正专心的看着手里的报纸。然而凌欢却眼尖的发现妈妈根本没带老花镜,又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呢。


       凌欢冲着自家二哥眨了眨眼睛,比了一个放宽心的手势。


       凌远心里放松一些,拎着东西进了厨房,连凌欢想要帮忙打下手都被凌远嫌裹乱打发出去了,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了两个多小时,为了哄妈妈高兴,真是把看家本事都用上了。


       招呼凌欢来端菜开饭,凌远倚在案台上借着力,就着温水把消炎退烧的药吃了。


中午吃的不多,再加上买菜做饭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早上已经退下去的温度又有点儿回升。


       坐到餐桌上,凌欢努力发挥着暖场小公主的职能努力的活跃气氛。凌远一边像往常一样同凌欢说说笑笑,一边却忍不住悄悄看着母亲的脸色。


       “最近瘦了,多吃点儿。”


       看着凌远张罗这满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而他自己却总共也没吃几口,陈忆就算心里再怎么难过,也知道老伴儿的去世不能把罪责归到这个小儿子头上。


       “妈,我知道了,您也多吃点儿。”


       听到母亲久违的关心,凌远这心里才终于踏实了,也不管这桌上的菜都是迎合陈忆和凌欢口味偏辣偏酸的,为了让母亲不用担心自己,凌院长就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两周前刚刚胃出血昨天还因为发烧吃完东西还在吐的身体状况。


       好不容易把晚饭吃完,小丫头主动要求去刷碗,凌远就陪着陈忆坐在沙发上聊天儿。


       “妈,您看,欢欢的假期还有两周呢,不如让她陪您出去玩儿几天。北京最近空气不好总待在家里憋闷得慌,您也趁机散散心。”


       凌远早就有这个想法,看到陈忆心情不错才敢说出来。


       “好呀好呀!二哥,我的旅费你是不是也包啦?”


       陈忆这边还没开口,耳朵贼尖的凌欢举着两只还沾着泡沫的手跑了出来,忙不迭的表示自己的意愿。


       “妹妹这么听话懂事,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包吃包住包玩儿了。”


       凌欢这跳脱的性格从小到大没少让凌远头疼,瞒着父母给闯祸的小妹解决麻烦也不是一两次了。不过此时此刻,凌远却很庆幸有凌欢陪在母亲身边,才能这么快驱散父亲过世带来的阴霾。


       “好,都听你们的。”儿子这么孝顺,女儿又这么期待,做母亲的哪舍得让他们失望呢,“小远你也该歇歇了,总这么忙,身体吃不消的。”


       “是啊,二哥,要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实在不行玩儿几天你就先回来嘛。”


       凌欢跟陈忆一样,也察觉到凌远吃过晚饭之后脸色有些差,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凌远胃不好,平常凌教授做饭的时候都会特意准备一部分清淡点儿的菜,可今天这饭是凌远做的,她们就都没有留意。


       “小睿的情况还不稳定,周明也得年后才能回来,我实在不太放心。等明年,我安排好时间一定陪妈一起出去玩儿。”


       进到书房里在父亲的遗像前上了香又说了一会儿话,胃里的胀痛感越来越明显,凌远也不敢久留,就赶紧离开了。


       开了一段路,胃里翻腾得更加厉害,凌远实在受不了,只能把车停在路旁,找出塑料袋立刻搜肠刮肚的吐了起来。


       忍着火烧火燎的灼烧感和一阵阵晕眩,下车把袋子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看到不远处有一家7-eleven,凌远进去买了一瓶矿泉水和一罐热奶茶。


       回到车上,先用矿泉水输了漱口,然后解开大衣和西装扣子,把略有点儿烫手的奶茶罐儿压在上腹,额头抵着方向盘弯着腰窝了一会儿。


       刚要庆幸疼痛稍微缓解一些,想要直起腰开车回家,可是稍一动弹胃却突然一阵痉挛,疼得凌远忍不住闷哼一声,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没想到会突然痉挛的这么厉害,手里按着的奶茶罐儿几乎被凌远捏得变了形状,有一瞬间凌远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意识。


       手机铃声不知道响了多久,凌远才终于有力气拿出电话,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根本看不清楚来电显示,不过担心是医院有事情找自己,凌远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凌远,你没事吧?给你打了很多个电话,你一直没有接,打扰你了?”


       明楼略带焦急的声音让凌远忽然不想再一个人死撑着的,仍旧趴在方向盘上,低声喊了句“疼”。




————————————————————————




院长开始跟明长官撒娇了~~~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