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12

冰轮影:

昨天那章热度好低,有点儿桑心。。。


——————————————————————






       被兼任司机的好学生李睿送到家门口,凌远才开玩笑说了一句“徒弟这么长进,老师我真想踏实休息几天啊,要不然你明天把住院日的报告替我改了吧?”


       谁曾想真是说嘴打嘴,别说休息几天了,凌远连今天夜里睡上一个整觉的福气都没有。


       “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做手术准备,我马上就到。”


       凌晨一点钟,凌远接到韦天舒的电话,得知李睿受重伤的消息。一根钢管从后背直插腹部,伤到了脏器,从片子上来看情况不容乐观,韦天舒也不敢托大,立刻联系上凌远。


       “明楼,你怎么在这里?”


       车子一路飞驰到医院门口,凌远下车把钥匙扔给保安去停车,然后立刻往手术室走,没想到却在半路遇上了明楼。


       “李将军和徐将军都在部队里,有训练任务一时赶不回来,又不敢通知老爷子,我就先过来看看。”


       对于李睿的家庭背景凌远也是知道,只是没想到儿子重伤入院当父母的都赶不回来,哎,这军人家属跟医生家属一样不容易啊。


       “拿着喝两口。”


       凌远迈步就要进手术区,而明楼自然只能等在外头,不过却递了一个保温杯到凌远手里。


       快速换好了刷手衣,大约是情绪紧张的缘故,睡觉前还隐隐作痛的胃这会儿竟然没有丝毫感觉了。不过凌远还是没有辜负明楼的好意,打开保温杯喝了几口温热的蜂蜜水。


       看到凌远进来手术室,包括韦天舒在内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在看过李睿的片子之后,凌远这眉头就一直没能松开。


       “凌院长,李主任头部有淤血,压迫了视觉神经,不过从检查结果来看应该是暂时性的,等血块自行吸收应该就会缓解。”脑外科的赵主任跟凌远汇报情况。


       “辛苦了。”


       凌远点点头,示意已经完成分内工作的赵主任可以离开手术室了。


       手术的进行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两个小时之后,凌远的痛觉神经似乎开始恢复,冷汗一层一层的往外冒,护士不断的给他擦着汗。这个时候凌远不禁感谢起明楼那杯蜂蜜水了,要不是补充了这点儿水分和糖分,恐怕他就真的撑不下去了。


       终于把一层层的窟窿缝补好,凌远没有再逞强,让韦天舒完成最后的关腹,自己坐在巡回护士挪到身旁的椅子上,脸色愈发的苍白起来。


       “韦大夫,你好,我是明楼,李睿的情况怎么样?”


       明楼看到韦天舒的胸牌,就知道他是凌远口中提到过的那个韦三牛。


       “手术很成功,不过伤得挺严重的,还要先送进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家属还没到?”


       韦天舒看着明楼觉得有点儿眼熟,不过肯定不是李睿的家属,一时间也想不起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了,只好先介绍李睿的情况。


       “李睿的父母两天后才能赶回来,有什么事情跟阿诚交代就可以。”既然韦天舒都说手术成功了,又是在李睿工作的医院里,明楼也不用太担心他,立刻忍不住问起真正让他挂心的那个人,“凌远还没出来?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听到明楼的话,韦天舒敏锐的抓住了一个“又”字,显然明楼是知晓凌远之前的身体情况的。


       再看明楼的身形,韦天舒眼中灵光一闪,这不是跟凌远那天说是“买错号”的衣服差不多吗?说不定他这两天吃饭的爱心餐也是这位送的呢?


       想到这儿,三牛同志对明楼的印象立刻好了起来,回答道:“是有点儿累着了,还在休息区歇着呢。明先生可以进去看看他,我先去病房了。”


       “阿诚,你跟着韦大夫一起过去吧。”明楼点点头,对于韦天舒的上道还是很满意的。


       “是,先生。”


       进到休息区,就看到凌远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沙发上,旁边的茶几上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水,不过显然是一口都没有喝呢。


       “胃疼得厉害?需要吃什么药吗?”


       凌远真是难受得紧了,直到明楼在他身边坐下来出了声音,他才皱着眉头微微睁开眼睛。


       “头晕。”凌远只说了这两个字,就继续合上眼,重复了两下吞咽的动作,才继续小声说道,“没事儿,就是有点儿低血糖。”


       凌远这会儿还是不停的冒着冷汗,整张脸看起来汗涔涔的。明楼深知凌院长口中的“没事”有多么的不可信,端起桌上的杯子,感觉温度已经合适了,看着颜色猜到应该是糖水,不由分说就扶起凌远的头和肩膀,把杯子送到了他嘴边。


       凌远下意识的想要偏头躲开,虽然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再任性,但是胸口堵得厉害,根本连一口水都不想喝。


       可惜明楼却不会纵容他的脾气,手上略微加大了力道,凌远自然没力气再反抗,难受的轻哼了一声,声音中不自觉的带了些委屈的意味,不过心里也清楚明楼可没韦天舒那么好糊弄的。


       “乖,喝点儿就不难受了。”


       明长官看似厉害,其实这心已经软成一片了,柔声在凌远耳旁劝了一句,简直像是在哄孩子似的。要不是实在提不起精神,凌远简直都想笑话明楼一下了。


       稀释后的葡萄糖还是有一股甜腻的味道,凌远被明楼硬灌着喝了几口,忍不住转过身冲着地面干呕了两下,但是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反倒是让胃也跟着疼了起来。


       “你这么硬扛着不成,我给你叫急诊吧?”


       明楼一边说着,一边拿出电话就要打,却被凌远满是冰凉冰凉的一只手抓住了。


       “别。。。”凌远根本疼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但是还使劲抓着明楼的衣袖不肯放开。


       “好,不打给急诊,那联系韦大夫行不行?”看着凌远这副模样,明楼也实在狠不下心来。


       凌远摇了下头,松开手指了指盖在自己身上这件白大褂的口袋,说道:“找王东,让他送一袋葡萄糖溶液过来。”


       说完这句话,凌远又把自己蜷成一团,大概真是这阵子折腾太厉害所以报应来了,平日里缓一会儿就能好的低血糖竟然一直过不了这个劲儿,还丢人丢到明楼这里了。




————————————————————————


木娄:张嘴!喝水!


院长:(泪汪汪)


木娄:乖~喝点儿水好不好?


院长:(扁嘴)你凶我!


木娄: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喝点儿水头就不晕了。


院长:(继续扁嘴)你凶我!


木娄:那。。。我私人捐一批普外仪器?


院长:(点头)嗯,渴了~






竟然有点儿卡文了。。。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吗?萌点之类的也行,咱们互相启发一下下~~不然真要开天窗了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