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11

冰轮影:

       明楼跟凌远念叨起自己这头疼病多年来反复的困扰,倒是丝毫不怕在人前示弱。凌远也是职业病作祟,立刻和明楼说起平日里的饮食作息方面的禁忌来。


       聊了大约半个小时,眼见着时间挺晚的,阿诚也已经把车开回到家了,明楼才提醒凌远别光会说别人,自己当病人也要听话遵医嘱才行。


       按说明楼知道凌远还没回家应该直接冲过去“抓人”才对,不过刚才收到消息知道明镜和明台改签坐了今天的飞机从香港回来,他也只好乖乖回家了。


       挂上电话,凌远也是觉出疲惫了。瞥了一眼让他心烦的报告,咬咬牙决心给自己放个假工作就再往后拖一拖吧。


       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正遇上李睿,凌远本以为他还别扭着不愿意理自己呢,打算点个头当做打招呼就算了,没想到李睿竟然是专门在这里等他的。


       “明长官难得亲自打电话用上了‘拜托’这样的字眼,我可得好好表现,不然下回在爷爷那儿遇上了,还不知要怎么编排我呢。”


       听李睿说起来龙去脉,凌远才知道明楼曾经在李老将军手底下工作过,现在有时间还会经常去探望一下老首长,是以跟李睿也是相识多年了。


       “主公,我,我遇上江老师,才终于明白你之前的决定是对的,把江老师他们调离一线看似不近人情,实际上却是最合适的安排。是我目光短浅,平白跟你闹了这一通。”


       李睿把自己的车留在医院,开了凌远的车送他回家。大约开了一半的路程,才别别扭扭的把这段在心里打了无数遍腹稿的道歉的话说了出来。


       “这话不会也是为了完成任务吧?”


       凌远当然知道李睿是真的明白了自己的用心,但是看他这样子觉得有趣,忍不住想要调侃一句。


       “哎呦,主公,我这都给主公您当司机任劳任怨做牛做马了,您就饶了我吧。”深知凌远这张嘴的厉害,李睿赶紧告饶。


       “你私下里就喊他明长官?”


       凌远把座椅往后放了放,既然有司机在,他当然要趁机休息一下,不过忽然想起李睿方才对明楼的称呼有些奇怪。


       “呃。。。其实呢,明长官只大了我不到十岁,却是跟我父亲同辈的,一开始我管他叫明叔叔,不过后来长大了觉得别扭,就很少那么喊了。反正人家现在官越做越大,喊声长官也挺合适的嘛。”


       凌远抿嘴浅笑,脑海中似乎出现了30岁的明长官被20岁的李睿喊‘明叔叔’时的表情。


       难得明楼这个大忙人有时间,一家人也好久没聚齐吃上一顿饭了。明镜虽然才病了一场,不过调养了一阵子,已经恢复得不错了。吃过饭之后精神还好,就把明楼单独留下来说说话。


       明家父母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溘然长逝,留下明镜和明楼姐弟两个相依为命。正所谓长姐如母,明楼从十二岁开始,就是由明镜这个大了他八岁的姐姐照顾的。


       明镜和明楼都承袭了父亲经商的头脑。那一年,明镜才满二十岁,经济系的学位还没有念完,就继承父亲的遗产,在摸爬滚打中撑起了明家的家业。


       明楼更是连跳几级拿下了博士学位,明镜看他对于掌管公司兴致不高,原本是希望它能应邀留在大学里教书,圆了母亲当初的期望,但是明楼却毅然投身政界。


       虽然理想宏愿也是好的,不过明镜始终觉得有些遗憾,尤其明楼应对惯了官场里的圆滑世故,那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领导做派,让明镜一瞧见就要教训他一顿的。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明家收养了明诚和明台,虽然名义上是弟弟,不过更像是明镜自己养大的孩子。


       阿诚从小跟着明楼,现如今更是明长官的秘书长,自然是再亲近不过的。至于明台呢,也是个好孩子,虽然淘气得人神共愤,但是一张小嘴甜得不得了,任谁也真的气不起来。


       明台这一套撒娇耍赖的本事在明镜面前练得炉火纯青,有时候明楼想狠下心来管教他,可惜明镜一心软,明长官在家里也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


       明台原本在巴黎念书,大学即将毕业,研究生已经报读了巴黎大学的新闻学专业。可是明小少爷忽然变了主意,偏要回国来继续念书。


       问到明楼这里,肯定是不同意的,但是大姐才是明家的最高决策人。于是便有了明镜到香港陪明台玩儿,结果生病了没有赶回来参加凌教授葬礼的一桩事情,却也让明楼有了重新认识凌远的机会。


       “大姐,我认定他了。”


       既然明镜先提起了请凌远到家里来赴宴的事情,明楼心思一动便下了决心,把自己对凌远的心意清清楚楚的向大姐说明了。


       这些年,关于明楼的性取向,明镜也是略知一二的。最初总抱着明楼有一天能回归正途的想法,后来也就慢慢看开了。这会儿听到明楼的话,明镜的第一反应也不是觉得难以接受,而是庆幸明楼能够坦诚相告不再什么都对她隐瞒。


       “大姐一定帮你把媳妇儿追到手!”


       见明镜好半天没有出声,脸上的神情一时间也看不出喜怒,明楼罕见的有些慌了神。没想到大姐竟然语出惊人,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明镜这句帮忙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而是立刻喊了家里的小厨娘阿香过来一起研究菜谱,力求第一次见面先拿下“未来弟媳妇”的胃。


       明楼有些哭笑不得,事情的发展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本以为大姐这关会很难过,哪曾想会这么顺利。


       不过凌远那边却让明楼犯了难,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明白,可是文火慢炖的法子能不能奏效也未可知。哎,想不到这辈子头一次认认真真想对一个人好,也会这么困难啊。




——————————————————————




大姐没有把木娄关进小祠堂家法伺候,是不是有点儿不科学??




今天我男神生日,让明长官也享受一下来自大姐的家庭温暖~~

评论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