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08

冰轮影:

       “家姐过几日回来,想约凌院长来明家赴个家宴。”


       吃晚饭之后,明楼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主动起身收拾起餐具来,要不是真的没力气不想动弹,凌远一定看不下去对方这明显笨手笨脚的样子。


       “家父是个医生,治病救人都是应当应分的事情,也谈不上什么恩情。明董事长的心意我代家父心领了,还请明长官代为致谢。”


       被明楼这文绉绉的话风一带,凌远说话也不由得更加正式起来。


       “那如果我说,是明董事长想跟凌院长商谈杏林分部的投资事宜,是否能让秘书安排个合适的时间见面呢?”


       听到明楼的话,凌远下意识的怔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明楼并没有拿钱砸他的意思,事实上明氏集团近两年接连收购了几间药厂,的确有意图向医药行业进军,会着眼杏林分部这个项目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再顾虑这么多,我可真要胡思乱想,以为你是太在意这次‘见家长’了。”


       明长官的嘴惯是能说会道的,再配上笑意盈盈的表情,让凌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只好先答应下来。


       坐在沙发上说了会儿话,明楼这午休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过却没打算就这么离开。


       “我送你回家。”明楼起身摘下自己外套的时候顺便拿了凌远那件递给他。


       凌远皱起眉头不想接:“今天是周一,我下午还要上班。”


       “凌院长希望第一医院都知道你昨天还在住院的消息?”明楼的语气分明是不容拒绝。


       凌远暗自咬牙气愤,却也知道自己不该再逞强,要是真的在自家医院出了什么事情,那不就前功尽弃了么。


       明楼送了凌远回家,很有分寸的没跟着上楼,只是嘱咐对方多注意休息。


       上楼的时候凌远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明长官居然知道自己家里的地址,该不会还要继续送晚餐过来吧?


       回到家简单收拾了一下,凌远就把自己整个人扔到床上,虽然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可脑子里却还是转个不停。


       借着这场病,总算用苦肉计把韦天舒心里堵着的那口气给捋顺了,可是小睿那边还在呕着气。说起他这个好学生,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却总是意气用事,真够让凌远头疼的。


       迷糊着睡了一觉,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因为不是总值班的特殊铃声,所以凌远一时间也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摸过手机按下通话键,在听出苏纯声音的那一刻,凌远几乎出了一身的冷汗,下意识觉得是廖老师出事了。


       “小远哥,你现在能不能来一趟我家?我妈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多小时了,我跟她说话她会应声,可是却多一个字都不肯说。我知道她是心里难受呢,你能不能。。。”


       挂上电话,凌远快速换好衣服出了家门。开上车才发现,多半是因为情绪紧张,胃竟然又开始折腾起来。


       趁着红灯,凌远在车里翻了翻,却想起车里备着的止疼药之前已经吃完了还没有来得及准备新的。


       小心的用手按了一下,并没有再出血的症状,凌远只好咬牙硬撑着,实在不想耽误时间去拿药。


       “妈,小远哥来了,你开开门好吗?”


       苏纯说完话之后没多久,廖老师真的把门打开了,看到她脸色还比较正常,凌远和苏纯这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小纯,你去熬点儿粥炒个菜,小远也陪我一起吃点儿吧。”


       到底是当了一辈子的大夫,又是看着凌远长大的。苏纯心里着急没有发现凌远脸色比早上还要差,可廖老师却一眼就看出他状态不对劲儿了。


       扶着廖老师往客厅走的时候,凌远无意间看了一眼房间里,发现廖老师那本收藏着她跟以往患者合照的相册正摊放在床上。


       “廖老师,您怪我就骂我两句吧。千万别闷在心里,您要是有个好歹,我真是。。。”陪着廖老师一起到沙发上坐下来,凌远这平日里的一副伶牙俐齿此刻竟全然发挥不出作用了。


       “小远啊,我明白。”廖老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拍着凌远的手背接着说道,“现在的时代跟从前不同了,你的理念虽然我有许多不理解不认同的地方,可是咱们医院如今变得越来越好,这是我看得到的。廖老师年纪大了,老脑筋是转不过来了,但是我从不后悔自己坚守了一辈子的东西,无论遇到什么困境,我都不会改变。”


       “廖老师,您是我们心中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大夫。我,我承认,为了达到一些目的我会有所妥协。但是,我向您保证,作为一个医生应当坚守的底线,在这这里始终都是会守住的。”


       凌远回握住廖老师的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十分的坚定。对他而言,这就是一份承诺,既然说出口他就绝对不会违背。


       “我相信,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从你第一次跟台手术,那时候你才十几岁吧。我看到你拿着手术刀望着病人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会是个好医生。因为你从心底里关心你的病人,更因为你爱这个行业。”


       “廖老师,谢谢您相信我。这番话,我跟父亲说过,现在也想对您说。”凌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当年周明被降职彻查,所有的媒体都指向了那么一件莫名其妙的错处来引导这矛盾愈发严重的医患关系。老院长说,如今的这个体系,确实容不下周明这样的领导来带领团队。可是这个行业,如果已经完全缺失了这种精神,缺失了对这种精神的信仰,哪怕是尊重,它就已经死亡了。”


       听凌远说到这里,廖老师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点点头,继续听凌远说下去——


       “您说的对,我爱这个行业,这个有周明、有您、有像我父亲这样的人坚持着的行业。我也知道,您可能接受不了我那套‘卖包子买包子’的理论,甚至会有更多的人觉得我急功近利不择手段。可是我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和条件,把目前这种缺陷太多,再不改变,带来的矛盾已经可以极大影响医患双方生存质量的服务体系,去做一个彻底的变革。或许我的力量还不够,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力求可以达到双方能平和的继续扮演各自角色的底线的标准。”


       廖老师看着凌远的眼神从惊讶到安慰再到心疼,凌远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回应。




——————————————————————




两篇文一起更,我已经混乱了。。。


肿么破?

评论

热度(113)

  1. 亚非拉美冰轮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