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非拉美

似是故人来(明楼×凌远)07

冰轮影:

       “要是好点儿了,就起来回去睡吧,我开车送你。”


       看着凌远现在这个状态,韦天舒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也说不出来了。况且他又何尝不明白,凌远作为院长,也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的。


       凌远下意识的摇头,眼前一片雾蒙蒙的,还有点儿心慌,实在不敢挑战自己,万一直接晕过去就更吓人了。


       “不想折腾了,你给我挂一袋儿营养液,我就在这儿睡了。明天早上还有一袋液,输完就应该能退烧了。”凌远半眯着眼,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韦三牛就拿这个小他四岁却同届的机灵鬼没辙。那会儿凌远是仗着年纪小又最甜会说话,惯是喜欢来个小小的恶作剧欺负一下别人的。而后因着他家里发生的那桩事,小凌远一下子成长得让人心疼。再之后,这人又成了他们的大领导,动不动就拿论文报告奖金绩效的威胁人,所以三牛同志这些年也鲜少能在凌远这里占到什么便宜。


       看凌远一副全然不想继续讨论的架势,韦天舒只好再一次妥协,挂上营养液,又给他调高了空调的温度才离开。


       第二天一早,本想着早点儿来给凌远把液输上,没想到还不到七点钟,凌远这边竟然已经扎好点滴正在沙发上坐着看文件了。


       “你这是起早了还是根本没睡着?”韦天舒眉头皱得死紧,总觉得自己随时要被这人吓死。


       “桌上放着早餐,你吃了吧。”


       就因为昨天凌远提了一句韦大夫评价粥的味道不错只是有点儿清淡了,没想到今天早上明长官送来的早餐里不光有清汤寡水的病号餐,还有其他色香味俱全的中式早餐。


       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虽然凌远也没真吃上几口,可是一大早收到人家明副部长派人送来的早餐,还是要礼貌的打个电话道谢的。


       “我猜你昨天就没离开办公室吧?”明明应该是问句,却被明楼说出了肯定的语气。


       凌远心虚的没有搭腔,默默的转移了话题:“我可以去食堂吃饭的,不用麻烦——”


       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被明楼打断了。


       “不麻烦,反正阿香每天都要准备早餐的,大姐和明台都不在家,家里的司机也有空闲。你要是真想不麻烦我,就赶紧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才有底气来反驳我。”


       经过几次的接触,凌远无奈的发现,明楼最大的本事就是这张嘴,说起话来似乎永远是站在道理那一边的,哪有别人反驳的份儿呢。连历来被院里的下属们公认霸道的凌大院长都不得不心悦诚服。


       只说了一句话,凌远就立刻闭上嘴皱起眉头,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一旁的沙发上,抬起没扎着针的那只手抵在了嘴唇上。


       消炎药本来就有刺激,凌远又想着输完液还得洗个澡收拾一下的,所以就把点滴的速度调快了一些,谁知道才一开口又难受起来了。心慌恶心,别说吃饭了,他这会儿连一口水都喝不下去。


       上了谈判桌,凌远的一副好口才简直比律师还管用,小玉的丈夫和父亲一开始还是一肚子的不服气赌气要闹腾到底,可是到了后来也只有乖乖听凌远说话的份儿了。毕竟他们也不是光要争一口气,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呢。


       但是不管怎样,廖老师都免不了要辞去妇产科主任的职务以及接受凌远让她提前一个月退休的决定。


       好在苏纯搭乘的班机准时落地,凌远派自己的司机到机场把她接来医院。有女儿陪在廖老师身边,凌远也能稍稍安心一些。


       “小远哥,我已经陪妈妈回到家了,你放心吧。我刚才看到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廖老师跟凌教授夫妇都是多年的老朋友,所以苏纯自小就认识凌远,要不是年纪小了凌远几岁,而凌远又接连跳级14岁就上了大学,恐怕性子爽朗的苏纯真要主动展开攻势呢。


       苏纯今年也30岁了,却一直都没有找男朋友,其中的缘由明眼人恐怕都是知晓的,韦天舒他们几个更是有事没事就拿这个打趣凌远。


       如今凌远已经跟林念初离了婚,苏纯为了陪母亲也回国重新进到第一医院工作,恐怕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吧。


       “就是最近有点儿忙,没什么事。你今天才下了飞机,好好陪陪廖老师,自己也注意身体。”面对苏纯的关心,凌远也只能装糊涂了。


       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凌远累得只想回办公室好好躺会儿。谁曾想在等他的不光有意料之中的午餐,竟然还是明长官亲自送上门的。


       “我。。。”


       凌远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让明楼别再自己身上浪费时间,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明长官毫不见外,进到人家办公室跟回自己家似的随意,“我也刚开完会,还没吃东西呢,一起吃点儿?”


       午餐准备的不算复杂,却一看就是家里做的。特意考虑到凌远还在病中,鸡汤几乎看不出一点儿油星儿,蔬菜粥熬得十分绵软,只有明楼放在近前的两道菜是口味稍重一些的。


       早上的消炎药输完之后,凌远持续了好一阵子的低烧总算是完全退下来了。之前又一直水米未进,纵然胃里还是隐隐作痛,但是在明楼灼热的目光注视之下,凌远还是能意思意思喝上几口的。


       “跟我在一起,会让你紧张?”


       明楼随口问起凌远之前跟他提到过的妇产科廖主任的官司,凌远认认真真的回答了,然后就继续用勺子搅着汤碗不作声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明楼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凌远在自己面前的拘束。


       凌远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却显然是在默认了。


       原本以为明长官会体贴的表示自己不多打扰先走了,哪知道却换来一句——


       “多相处相处就习惯了。”




——————————————————————


院长听到明长官的最后一句话会有什么反应??

评论

热度(125)